因為愛,透過教育-讓我們做一個更好的人

尋找生命中的自己
2017-10-24
2018點亮生命-九型進階工作坊
2017-10-25

「從來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解決所有地方不同的問題,爽文經驗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以解決台灣所有問題的方法。真正讓爽文經驗成功的原因是『人』,所以,台灣需要有更多的人願意留下來,解決那個地方的問題。」

報導:張麗卿

因為一聲嘆息而填選偏鄉,因為一個問句,竟從此離不開偏鄉。獲得多項教育獎項的南投縣中潭鄉爽文國中王政忠老師,自貧困且充滿挫折與挑戰的求學生涯中翻滾而來,歷經各個階段的恩師提拔,為他預備了自貧窮翻身的本領與力量,進而期許自己也能當一個成就他人的好老師,做一個能提拔學生的有能力的教育工作者。

中華點亮生命教育協會在《老師,你會不會回來》於10/15包場放映之前,特別邀請到故事原型的主角兼故事創作者王政忠老師來到現場,由點亮協會的常務理事劉桂光老師提問,請政忠老師娓娓道出這21年來在偏鄉教育裡的洞悉與觀察,以及他在面臨關鍵性決定時內心的堅持與掙扎。

2011年9月,基於為一群在偏鄉中學共同努力的人留下記錄,《老師,你會不會回來》這本書出版了,又在廣大讀者群的迴響之下,這本書創造了當時相當耀眼的銷售量,並因此引來了電影工作者的注目與鍥而不捨的拍片遊說。故事在換了八個編劇、經過六年的籌備與拍攝之後完成,如同王政忠老師在臉書上所寫的:「它來自於教育,它在描述一個老師的故事,但是它卻感動了許多不是來自教育界,也不是老師的觀眾,因為它傳達了一種堅持、勇氣、愛與溫暖的力量;它很平淡,沒有特別的聲光效果,不灑狗血、不煽情,很平實、很真實地去記錄我們在偏鄉努力的故事。」

高師大畢業之後,政忠老師基於母親一聲具有殺傷力的嘆息而選填南投偏鄉,但是趾高氣昂、躊躇滿志的老師並未決定將終生所學都貢獻在偏鄉中學,直到921大地震之後的那一聲「老師,你會不會回來」自一個哭著、顫抖著身子的孩子口中說出來後,促使著一個還在志向中搖擺的老師決定留下來的,究竟是甚麼?政忠老師說:「那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,一個老師的價值,就是在學生的需要當中看見的。」

「偏鄉」是共同的名字,但「偏鄉」沒有共同的樣子,每個老師去到偏鄉服務的原因可能不太一樣,但是,每個老師會選擇留在偏鄉的原因都一樣。當一個人全心投入於一件事情之後,三年、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,只不過是一轉眼的時間。當年的大地震猶如從裂縫中透出來的一道光,讓政忠老師看見人生的方向,用減法剝除了所有層層包裹著自己的期望,剩下最後一個最原始的點,就是「幫助眼前的孩子成功」。一個把學生當成信仰的老師,多年來成就了許多孩子,也成就了更好的自己;天命讓爽文國中的孩子遇到了一場災難,也讓當年的政忠老師在那樣的過程當中,持續不斷地看見自己更好的一面。

一個在地震中全毀的學校,經過多年的努力之後,竟然還能在少子化的教育環境中,創造學生人數不減反增的驚人現象,靠的就是委身聆聽、誠懇溝通、全心付出,以及想辦法被看見。

在偏鄉,政忠老師與他的團隊以全副的精力做好人師的工作,而不是做一個很容易被AI所取代的經師,因為這樣的努力過程與集體共識,政忠老師藉由參賽開始為學校製造曝光率,透過屢屢得獎為孩子爭取資源,讓偏鄉學校被看見,讓他們的努力與追求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與贊助。他說:「要走得快,一個人走就可以了,要走得久、走得遠,要一群人一起走。我們一群人憑藉著共同的信念,以不同的步伐走往同一個方向,一直走到今天這個樣子,而我,只是被看見的那一個。」

得獎之後,各界邀約分享的機會絡繹不絕,上山下海甚至到離島,政忠老師深刻體驗到「從來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解決所有地方不同的問題,爽文經驗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以解決台灣所有問題的方法。真正讓爽文經驗成功的原因是『人』,所以,台灣需要有更多的人願意留下來,解決那個地方的問題。」因此,「我有一個夢」開始在網路上廣召各界名師,為偏鄉老師辦工作坊,再由工作坊延伸至研討會,由一區擴增至四個分區、十個分區,夢的N次方在全台各個角落如次擴散與前進,為國中、小學的老師們增能,為造福更多偏鄉的孩子們而努力。

每一位熱愛教育的工作者身上都帶著一個使命,政忠老師說:「我真的一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個使命,我只是乘載那個使命的容器而已。所以己身之所能用,就盡量地用,然後讓那個使命能夠成就,那個使命能夠實現。」

讓台灣的孩子不管在哪一個角落、哪一塊土地上,都有機會得到他們原本就應該得到的公平對待,政忠老師與一群在教育界默默耕耘的老師們,抱著讓台灣的孩子得到公平教育的神聖使命,多年來,一直朝著這樣的方向,奮力往前走。

當困境敲門的時候,有時候我們會問:「為什麼是我?」其實,問題並不在於是你?還是我?你或我,只是當中的一份子。在台灣,我們很幸運能有這麼棒的老師,帶領著大家重新讓台灣的教育再活起來。新教改的發動點不再只是政府啟動的一個新的課綱,而是來自台灣底層的老師們樂意站出來,毫無畏懼的承擔這樣的天命並帶領著大家一起往前走;是有更多的夥伴願意放下自我、投身其中,他們的眼睛看到的是教育、是孩子,而不是自己。

期待未來不只是一部電影,能有更多美好的故事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被看見、被宣揚,這背後都代表著我們的孩子曾經被造就,我們的孩子能讓大家看到他們所散發的光和熱。